蔣欣紅或者不紅我還是我(組圖)

html模版蔣欣紅或者不紅我還是我(組圖)



有一種演員,他們縱然扮演的不是絕對主角,也會憑借著超強的爆發力,讓他們塑造的形象牢牢印刻在觀眾腦海中,蔣欣就是這樣的一位演員。

在如今異常火爆的電視劇《歡樂頌》中,五位女孩可謂戲份並重,每人的發揮空間都很大,但蔣欣扮演的樊勝美卻越來越惹人疼愛,隨著樊勝美傢庭矛盾的曝光,不少入戲頗深的觀眾甚至索要樊勝美的賬號,想給樊大姐匯款,以至於蔣欣不得不在微博上發出數張截圖“喚醒”觀眾。 圖片顯示有網友提供“樊勝美”的賬號呼籲大傢捐錢,還有名為“心疼樊勝美”微信群為其打錢。雖然知道一切隻是玩笑,但感受到觀眾溫暖關懷的蔣欣還是在微博中感謝大傢,並表示“在22樓好友的幫助下,自會撐過難關”。

5月8日,是蔣欣的生日,也是母親節,蔣欣在微博上曬出瞭與母親的照片,網友們又紛紛評論,原來蔣欣的媽媽不像樊勝美的媽媽那樣重男輕女冷漠女兒。由此,也可以看出樊勝美這個角色讓觀眾牽腸掛肚到何種程度,蔣欣憑借自己的演技,將一個虛構的人物演成瞭觀眾身邊的熟人。

在《甄嬛傳》的華妃之後,蔣欣又由《歡樂頌》開啟瞭事業的一個新高峰,之前,很多人為蔣欣鳴不平,一個渾身都會演戲的女孩為何無法躋身一流明星之列?很多傻白甜的明星比她演技差,名氣和片酬卻比她高,對於這些,蔣欣倒是已經看開瞭,“誰讓我愛演戲呢,有戲演就開心。”

這就是蔣欣,沒後臺、非學院派出身,說話直爽愛得罪人,並非貌美如天仙,卻憑借演技可以仗劍天涯。

歡樂頌 一開始覺得演樊勝美“費力不討好”

熱播劇《歡樂頌》講述從外地來上海打拼的樊勝美、關雎爾、邱瑩瑩三個女生合租一套房,與高智商海歸金領安迪、魅力超群的富傢女曲筱綃同住在一個名叫“歡樂頌”的中檔小區22樓。五個女人性格迥異,各自攜帶著來自工作、愛情和傢庭的困難與不如意,因為鄰居關系而相識相知,從互相揣測對方到漸漸接納彼此並互相敞開心扉,在這一過程中齊心協力解決瞭彼此生活中發生的種種問題和困惑,並見證彼此在上海這座“魔都”的成長與蛻變。

其中,蔣欣扮演的樊勝美來自小地方,承載著所有的傢庭重擔,一個人在上海獨自打拼,人仗義豪爽,聰明伶俐,卻又愛慕虛榮,一心想要嫁給有錢人。蔣欣將這個角色演得層次分明、跌宕起伏,幾場哭戲更是催人淚下。不過,最初,蔣欣透露自己曾拒絕扮演樊勝美,因為她覺得曲筱綃的脾氣更合她的胃口,而演樊勝美卻會費力不討好。

蔣欣透露,開始看劇本時,自己內心很排斥樊勝美這樣不上進、貪慕虛榮的人,自己不想努力爭取什麼,卻希望靠男人而改變境遇,所以一度拒絕扮演這個角色。但是導演孔笙卻看好她來演樊勝美:“孔導說我一定能演好,我最後看過劇本也漸漸明白,幾個女孩中,樊勝美恰恰最有挑戰性。她有很多面可以塑造,仗義、善良、溫暖、有一點小聰明。樊勝美隻是一個被傢庭身世所連累的普通女孩,她要強、好面子,都是重男輕女的傢庭環境所造成的。”

一旦演瞭,蔣欣可謂是“外掛全開”,她甚至還和導演建議給自己加瞭一場戲,就是在“小夥伴”幫助她處理瞭傢事後,樊勝美的一大段獨白,蔣欣稱其為“樊勝美的自白書”。在這四分多鐘的戲裡,她仿佛“破繭而生”,割開瞭隱藏多年的傷疤,將最真實的自己勇敢地呈現出來,這場戲無疑是蔣欣表演功力的一大體現,沒有劇本、沒有臺詞、沒有預先設定的情節,僅僅是因為和導演商量瞭一下,就在片場即興創作。樊勝美感謝導演給她足夠的創作空間,感謝工作人員和姐妹們的配合,使得這場戲一遍而過,她笑說當時完全是興之所至,再拍第二遍的話,她都不會記得第一遍說瞭什麼臺詞。

這份付出如今有瞭回報,蔣欣把自己之前並不喜歡的樊勝美刻畫得入木三分,成為五個女孩中最“有戲”的那個,昨日再問蔣欣是否還覺得演這個角色“不討好”,蔣欣笑說重新選擇的話,她還是會演樊勝美:“這個角色會讓觀眾很有融入感,樊勝美是一個性格很立體的角色,身上有缺點,也有很可愛的一面。雖然和我平時的性格不太一樣,但我很喜歡這個角色,我喜歡在工作中體驗更多的人生。”

毛遂自薦 打瞭十年醬油才等到“華妃”

蔣欣之前最為人所知的角色莫過於《甄嬛傳》中的華妃瞭,雖然華妃的情節沒有貫穿全劇,但是蔣欣的舉手投足都“華妃附體”,那句“賤人就是矯情”更是成為華妃的“金句”,被廣為傳播。甚至讓很多人覺得蔣欣就是華妃那樣強勢的人,而事實上,華妃這個角色是蔣欣毛遂自薦得到的,之前鄭曉龍導演沒考慮讓蔣欣演華妃,就是覺得蔣欣身上沒華妃那股子跋扈勁。

在出演華妃之前,蔣欣跑瞭多年龍套,打瞭多年醬油。1983年出生的蔣欣8歲就演瞭《墜子皇後》,16歲北漂來到北京,2001年出演瞭《大腳馬皇後》,之後又演瞭《天龍八部》裡的木婉清,一直到2011年演《甄嬛傳》,蔣欣都沒有當上女主角。

當時《甄嬛傳》選演員,蔣欣交上材料去面試,“鄭曉龍導演認為華妃不僅美得炫目,還要有足夠強大的氣場。鄭曉龍導演最初跟我見面時 ,覺得我身上文氣很濃,更適合演端莊得體的女人,於是就準備安排我演曹貴人。但我看完劇本後被華妃絢麗悲情的命運深深打動,從形體到臺詞都做足瞭功課。”後來在面試完曹貴人的戲後,蔣欣就跟導演說想試試華妃的戲,鄭曉龍導演開始說不適合,蔣欣就勸導演給自己一個機會,反正也不會花太多時間,導演就同意瞭。於是,蔣欣一上來就帶著狠勁說:“哭,哭,你就知道哭。”聽見這句話,低著頭的鄭曉龍抬起瞭頭,扶瞭扶眼鏡,仔細看瞭看蔣欣,就在那一刻,導演就確定由她出演華妃瞭。

《甄嬛傳》之後,蔣欣片約不斷,最近的《螞蚱》、《守婚如玉》、《歡樂頌》等幾部戲連播更是被稱為“霸屏”。說起之前的配角生活,蔣欣說苦是一定的,但是她沒想過放棄,“雖然很老套,但我還是要說,演戲是我的愛好,也是我的夢想。”

蔣欣似乎是“天生就該吃這碗飯的”,小時候爺爺住在北京,爸媽每年都帶她來北京看爺爺,媽媽說她3歲坐火車回傢時,就給全車廂的人表演,又唱又跳,大傢開心得給她衣兜裡裝滿瞭好吃的。她4歲時,媽媽在廚房做飯,就聽見小蔣欣哭著說:“媽媽,媽媽,你不要走。”嚇得媽媽趕緊出來,結果蔣欣笑著跟她說自己正演戲呢。就這樣,傢裡雖然沒有人從事這一職業,但蔣欣卻小小年紀就確定瞭當演員的夢想:“因為我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,還會對著電視演戲,傢人看我可能比較有這方面的天分。”

16歲時,蔣欣決定做北漂到北京發展,當時還沒有退休的爸爸媽媽毅然地陪著女兒一起來到北京,成為女兒最堅強的後盾。為瞭實現自己的理想,為瞭讓父母生活得舒服些,蔣欣吃瞭不少苦頭,現在苦盡甘來,拍戲連軸轉,蔣欣說自己並不覺得累,“能演這麼多鮮活的角色我自己感到很幸運。”而打醬油的日子給她的最大收獲,就是認識到瞭很多到現在依舊關系很好的朋友,“而且有瞭對生活的認識和磨煉,我被磨平瞭身上的戾氣,學會瞭踏實做事,時刻感恩,也能豐沛演技。”

雖然一年拍很多戲,但蔣欣說自己有一個宗旨,就是不串戲,不會幾個劇同時去演,“《羋月傳》是唯一的例外,因為是我的貴人鄭曉龍導演的戲,他叫我,我必須要去。”

性格直爽 內心住著一個喜劇演員

生活中,蔣欣的性格一向直爽,好哥們兒帶女朋友讓她“相面”,她上來就說“她不適合你”,或者“我不喜歡她”。對於自己的“直言不諱”,蔣欣不覺得有失妥當,她認為自己比當局者迷的朋友更為敏銳。而事實上,確實如她所說,她看著滿意的都和朋友結婚瞭,看著不滿意的也都和朋友分手瞭。

工作時蔣欣也會直來直去,蔣欣稱自己也的確因為性格太直得罪瞭一些圈中人,“跟我熟悉的人都知道我生活中根本沒什麼氣場,但可能長相擺在這裡,第一眼看,不熟悉的人可能會覺得和我有距離感,但這些被得罪的人肯定就不是真朋友瞭。”

《歡樂頌》的五個女孩中,蔣欣覺得自己和曲筱綃性格最相似,“都說話直爽,但也不是特別像,我沒有那麼人精。”而安迪是她羨慕的那種女性,“因為我覺得這種獨立、霸氣、能掌握自己命運的女孩子才是我們都應該學習的,女人的命運不該讓別人掌控。”

以前在劇組拍戲,蔣欣不太喜歡和女演員們打成一片,因為她覺得有女人的地方是非多,可是這次拍瞭《歡樂頌》,她們五個卻越來越覺得相見恨晚,遺憾時間過得好快,戲那麼快就拍完瞭。

蔣欣之前曾和劉濤合作過《天龍八部》,那時兩人就是朋友,這次一起拍《歡樂頌》,兩人更是組成“掏心組合”,蔣欣笑說劉濤特別關心她的終身大事,“她拍戲的時候還經常微信給我發照片,‘你看,這是片場哪個哪個人,人特好,還沒有女朋友blabla的哈哈’。”蔣欣說自己現在不想嫁人,覺得自己還小,還想享受單身生活。讓蔣欣排序,一定是親情第一,友情第二,愛情第三。無論多忙多累,蔣欣每天都會跟父母通電話或者視頻,為瞭讓父母覺得心態年輕,她在傢裡稱呼爸媽為“哥哥、姐姐”,說到這裡,蔣欣一臉認真:“真的管用,這麼叫他們,他們真的會覺得自己很年輕。”生活中雖然沒有《歡樂頌》裡那樣的姐妹團,但是蔣欣說自己生活中有能陪她一起哭一起笑的閨蜜。

對於被說是“微胖界美人”,蔣欣更是不介意,她笑說自己都已經聽習慣瞭,而且她說自己16歲時還曾經130斤呢,朋友們那時都叫她“壯壯”,“那個時候走在大街上,會有人說,‘姑娘,你是搞體育的嗎?’那一刻真的就覺得不行,我必須要減肥,就勵志減肥嘛,餓到那種眼睛發綠,看見什麼都想吃的狀態時瘦瞭十多斤,我就非常知足瞭。現在我自己也愛吃,其實對於普通人來說,這個身高體重很合適,可是對於演員來說,可能就是‘微胖’瞭。”



在陌生人眼中,有些難親近的蔣欣,卻常常在網上把大傢逗笑,人稱“行走的表情包”。去年7月,她模仿金星的一段脫口秀瞬間火爆網絡,之後她不時發出些讓人噴飯的視頻、照片,以至於有網友評論說:“娘娘,我們去吃藥好不好?”問蔣欣這樣做是想幫自己放松減輕壓力,還是想娛樂觀眾?蔣欣笑說做這些事就是為瞭好玩兒,“因為我的內心住著一個喜劇演員。”不過,蔣欣也遺憾自己相貌長得“太正”,以至於沒有諧劇導演找她拍戲。

成名後,蔣欣的生活是否出現瞭實質性變化?蔣欣說:“不會,我還是我,我自己接戲的標準也不會變,華妃說‘登高跌重’,我覺得腳踏實地是最好的。大傢說你人好、戲也好,就OK瞭。不要希望有多火、多高的知名度,甚至拿緋聞或其他無聊事去炒作,因為這些都是短暫的。可能就像大傢所講的明星遲早會變成流星。而我想做一位偉大的表演藝術傢。”

本版文/本報記者 張嘉

作者:張嘉

(來源:北京青年報)



本文來源:北青網-北京青年報

責任編輯:王曉易_NE0011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